經典時計

經典時計——彰顯江詩丹頓的獨特魅力

有些時計對時間及高級製錶的世界帶來深遠影響。不論是複雜功能腕錶還是藝術傑作,這些時計卓越非凡,每一款都是獨特技術與美學特色的象徵。從1755年至今,正是這些傑作成就了江詩丹頓的輝煌傳奇。

1755

JEAN-MARC VACHERON製作的首枚時計

這款懷錶的機芯上刻有「J.M. Vacheron à Geneve」簽名,是目前唯一顯示品牌創辦人名稱的時計,亦代表了江詩丹頓引以為傲的悠久歷史。此懷錶採用冠狀輪擒縱系統,設有「精緻的雕刻金質指針」。機芯最明顯的位置設有擺輪夾板,精緻細膩,亦印證了品牌完美掌握的嫻熟工藝。此懷錶代表著卓越的技術和美學標準,成為江詩丹頓日後的象徵。

1824

ITALY

這款黃金懷錶設計巧妙,飾有內填琺瑯的雕刻及琺瑯意大利地圖。整個銀色錶盤經過機刻雕花裝飾,設有由12枚經琺瑯修飾的羅馬數字組成的小時圈,而機刻雕花小秒盤則採用富現代感的棋盤格圖案。對細節一絲不苟,呈現完美工藝,秉持日內瓦裝飾傳統。

1907

CHRONOMÈTRE ROYAL

品牌於1907年推出首枚Chronomètre Royal懷錶,並為此名稱取得專利。這枚天文台懷錶傲視同儕,在當年的時計中脫穎而出,很快便舉世聞名。此懷錶耐用可靠,具備精準性能,堪稱傳奇傑作,更深受部分顧客歡迎——他們當時居住於一般腕錶難以正常運作的氣候環境。

1916

THE MAHARAJA OF PATIALA

1914至1915年,品牌創作了一款細小的長方形機芯,名為「le tuyau」(意指「管道」)。這款機芯是長方形機芯的前身,長26毫米、厚6.5毫米,搭載於一款極致優雅的弧形腕錶內。該腕錶以黃金、鉑金和鑽石製作,鏤雕及雕花錶殼彰顯匠心工藝,引人注目。這款腕錶估計為獨一無二的作品,由印度帕蒂亞拉拿邦大公普賓德拉.辛格勳爵(Bhupinder Singh)委託製作。

1918

JAMES WARD PACKARD

這款懷錶看似極為簡約,卻蘊含極致複雜的機械結構。此作品特別為著名的美國汽車製造商及腕錶收藏家James Ward Packard製作,配備多項獨特的複雜功能,包括30分鐘計時盤、小自鳴、大自鳴、二問及半刻問報時。其他特色包括紀堯姆補償擺輪、天然水晶玻璃鏡面,以及20K金雕花錶殼,其綴以個性化鐫刻,透過藍色內填琺瑯飾以擁有者的姓名縮寫。

1921

AMERICAN

自1910年代末起,枕形設計一直是江詩丹頓作品的一部分。在咆哮的二十年代(Roaring Twenties),懷錶仍然是主流。佩戴這種腕錶是現代的鮮明象徵,深受美國顧客的喜愛。  此罕有型號與別不同,錶冠設於1時位置,適合慣用左手和右手的顧客,推出只有短短10年。早期的腕錶機芯以吊墜錶機芯的結構為藍本,  參考11’’’ ART機芯的設計,並綴以經典懷錶的裝飾,如鍍金橋板和主夾板。美國市場的顧客要求特別嚴格,這些機芯因而設有一項特別為他們而設的裝飾。  11’’’62和11’’’78機芯配備一顆額外的紅寶石,橋板和主夾板一般以德國銀合金製作,具有天然防腐蝕的特質。

1923

LES BERGERS D'ARCADIE

這款懷錶極致非凡,以尼古拉.普桑(Nicolas Poussin)的田園畫作《阿爾卡迪的牧人》(Et in Arcadia ego)的琺瑯微繪作裝飾。琺瑯出自Louise Goll之手,她是20世紀初日內瓦首屈一指的微繪畫大師。防塵蓋的雕刻以利奧波德.羅伯特(Léopold Robert)的畫作《收割者來到蓬蒂內沼澤》(The Arrival of the Harvesters in the Pontine Marshes)為藍本,雕刻下方綴以貝多芬(Beethoven)《田園交響曲》(Pastoral Symphony)樂譜的部分章節。這款懷錶為系列的傑作,機芯經過全手工雕刻,彰顯品牌工藝大師的才華,並體現了藝術工藝與日內瓦傳統高級製錶及江詩丹頓歷史的緊密聯繫。

1931

Arca

此獲得專利的鏤雕機芯於1931年製作,配備30天動力儲存及恆定動力擒縱系統,為Arca座鐘提供動力。著名製錶師Philippe René Jaccard於1929年註冊142508號專利,他以製作天文台錶和恆定動力機芯而為人所知。江詩丹頓於同一年在日內瓦藝術協會(Société des Arts)舉辦的Concours de la Rive比賽勝出。此獎項表揚品牌在懷錶搭載的R. Jaccard恆定動力系統。1939年於蘇黎世舉行的瑞士國家展覽(Swiss National Exhibition)中展出了一款相似的型號(參考編號3354)。

1932

HEURE UNIVERSELLE

1932年,江詩丹頓與路易.哥迪亞(Louis Cottier)合作,創作了首枚配備Cottier系統的時計——Heure Universelle,參考編號為3372。此懷錶搭載獨特的機械機芯,設有一個圍繞中央錶盤旋轉的圓盤,配搭顯示31個主要國際城市名稱的外錶圈,可顯示24個時區的時間。這項全新複雜功能完美地呼應當時不斷革新的通訊和交通方式,自此常見於品牌的當前產品系列,並曾因應不同國家的地緣政治環境而經過多次改良和研發。

1943

4293

這款非常複雜的腕錶採用38毫米粉紅金錶殼,配備三問報時,以及具有月相的三重日曆功能。此作品完美結合江詩丹頓1940年代的經典設計,特別是水滴形錶耳,以及卓越機芯所象徵的高水準製錶技術。

1946

FAROUK

江詩丹頓為埃及國王弗阿德一世(King Fuad I of Egypt)之子法魯克國王(King Farouk)製作了一款精密複雜的時計,他與父親一樣熱愛高級製錶。這款傑作配備14項複雜功能,製作需時5年。此18K黃金懷錶精巧細緻,搭載兩個齒輪傳動系統,配備可作大、小自鳴的鐘琴樂音三問報時功能,其設有三個音簧和音錘,另外提供設有30分鐘計時盤的追針計時功能、配備月相和月齡的萬年曆、響鬧功能以及兩個動力儲存顯示。

1948

BOISROUVRAY

這枚細膩的懷錶配備大型18K金獵人式錶殼,不設上鍊鑰匙,搭載紀堯姆擺輪。懷錶配備鐘琴樂音三問報時功能,其設有三個音簧和音錘,另外搭載配備閏年和月相的萬年曆、追針計時功能、計時盤和響鬧功能。此作品於1948年售予蓋.德.波伊斯洛夫雷伯爵(Count Guy de Boisrouvray)。直至2015年前,這款超卓複雜功能傑作是江詩丹頓史上第三大最複雜的時計。

1977

222

這款別具特色的腕錶於1977年面世,慶祝品牌創立222週年。腕錶採用一體成型的錶殼和相襯的錶鏈,搭配舷窗式螺絲固定錶圈,可抵受嚴苛環境的挑戰。此經典腕錶別具個性,是雋永經典的江詩丹頓作品。222腕錶也為同樣出眾的Overseas系列帶來靈感。

1979

KALLISTA

Kallista(在希臘文中有「最美麗的」之意)由一塊重一公斤的金錠雕刻而來,鑲嵌118顆總重130克拉的鑽石,是一款璀璨迷人的鐘錶作品。工匠花了5年時間切割和鑲嵌所有鑽石,而完成這枚傑作需要超過6,000小時的精工細作。

1994

MERCATOR

琺瑯工藝為品牌的專長,曾點綴多款時計,其中一款為人熟悉的作品向麥卡托(1512-1594年)致意。這位佛蘭德數學家兼地理學家聞名遐邇,真名為傑拉德.克雷默(Gerhard Kremer),他繪畫了首個地球平面投影圖。江詩丹頓常以旅遊為設計主題,為記念這位繪圖家離世400週年,品牌特別推出以他命名的系列。錶盤以琺瑯重現麥卡托親自繪畫的半球地圖,而逆跳指針經過特別設計,呈指南針的指針造型。

2005

TOUR DE L’ÎLE

江詩丹頓特別以這款腕錶慶祝品牌創立250週年,此傑作在每個方面均展現非凡魅力。Tour de l’île開創先河,配備16項超卓複雜功能,是最複雜的量產雙面腕錶,僅有7枚面世。此腕錶於日內瓦鐘錶大賞(Grand Prix d’Horlogerie de Genève)榮獲「金針獎」(Aiguille d’Or)。

2007

MÉTIERS D’ART LES MASQUES

2007年,江詩丹頓呈獻Métiers d'Art Les Masques系列,踏上穿梭時空的悠長旅程,探索人類的起源。品牌從Barbier-Mueller博物館的藏品中精心挑選了12個面具,仔細雕刻於黃金之上,化為錶盤中央極具氣派的微型作品。此系列完美彰顯江詩丹頓的豐厚歷史,以及品牌放眼世界的精神。

2009

PHILOSOPHIA

這款特別訂製腕錶糅合高級製錶以及時間的哲學視野,以不同方式演繹時間。此腕錶自Traditionnelle系列汲取靈感,只設一枚指針,在24小時錶盤上指示小時。品牌應委託製作此作品的收藏家要求,為腕錶配備一系列複雜功能:三問報時、月相、陀飛輪及動力儲存顯示。這款製錶傑作採用了最少552枚零件。

2015

參考編號57260

2015年9月17日,江詩丹頓慶祝品牌創立260週年,並呈獻史上最精巧複雜的時計——參考編號57260。這款典範作品的研製過程歷時八年,一如其名,配備57項複雜功能。參考編號57260為特別訂製作品,由一位富有卓見和充滿熱忱的收藏家進行委託,再一次突顯Atelier Cabinotiers閣樓工匠特別訂製工坊的精湛工藝,傳承訂製時計的超卓傳統。參考編號57260於日內瓦鐘錶大獎獲得評審團特別獎。

2017

CELESTIA

「極致複雜的非凡腕錶」——以此形容Les Cabinotiers閣樓工匠系列Celestia Astronomical天體超卓複雜3600最為合適。3600自動上鍊機械機芯配備23項複雜功能,可顯示標準時、太陽時和恆星時,每項顯示由獨立的齒輪傳動系統提供動力。這款集成式機芯象徵著精密技術的巔峰,它由514個零件組成,厚度只有8.7毫米,設有6個發條盒,可提供3星期的動力儲存。

2019

TWIN-BEAT

佩戴時,Traditionnelle Twin Beat萬年曆的機芯以契合現代生活急速節奏的高振頻運作,在錶盤上顯示小時、分鐘、日期、月份、閏年週期及動力儲存。這款獨特之作採用了一項正在申請專利的機械系統,可在啟用模式(5赫茲,每小時震動36,000次)和待用模式(1.2赫茲,每小時震動8,640次)之間瞬間切換,堪稱精湛技術的創舉。啟用和待用模式的平衡擺輪由同一主發條盒驅動,這是分配能量的高效方式,也是配置單一動力儲存顯示的唯一方法。閒置時,腕錶可提供最少65天的延長動力儲存時間。

2021

經典再現

為紀念American 1921腕錶誕生100週年,江詩丹頓探究歷史檔案,揮灑卓越製錶工藝,完美重現一代經典時計。

這款非凡獨特的作品動用了品牌修復工坊的高超技術,以及傳承部門一整年的時間。

如此方式在製錶業界或屬首創,彰顯江詩丹頓對保育、發揚、不斷豐富品牌歷史傳承和傳統技術的重視。

卓越的象徵

獎項並非創作旅程的終結;然而,同業的認可和表揚,彰顯了品牌製錶和工藝大師的精工細作與熱忱。 

親身了解我們的腕錶系列

前往我們全球任何一家專賣店,感受環繞腕間的精湛製錶工藝。